公众号:一个人漫游 / 微博:mokochen
Some journeys in life can only be traveled alone.

[一个人漫游]-[深夜走廊里的邻居]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副藏在黑夜深处、不为人所知的面孔。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结束曲: 郭顶 《水星记》

原创文章内容请订阅公众号“一个人漫游”。

发生在黑夜里的偶然事件

发布了长文章:发生在黑夜里的偶然事件

点击查看

前天夜里发生的故事。

仰光用她多元的民族文化和殖民地建筑征服了我。

每日清晨早早起床,经过楼下街边的茶铺,看路上各色行人井然有序却并不匆忙地开始自己一天的生活。

偶遇一个化缘的小和尚,发现我在拍他便怯生生地走过来,打开钵盖,用缅甸语咕哝了几句。我自觉理亏,掏出1000缅币放进去,小和尚如释重负转身要走,我赶紧拿起相机请他留步,于是拍下这张不太自然的照片。

后来也曾遇到一群小和尚看见外国人便一窝蜂地冲上去化缘,游客们不由得皱眉。

也许在贫穷面前,什么清规戒律都变得不再重要了吧。

仰光街头,2017

人生不过是家居、出门、又回家。我们一切的情感、理智和意志上的追求或企图不过是灵魂上的思乡病。想找一个人、一件事、一处地位,容许我们的身心在这茫茫的世界里有个安顿的归宿。
—— 钱钟书

摄于南京颐和路,2017

平淡和人生的可预测,恰恰是人们罕得的珍宝。
——卡蒂·马顿《布达佩斯往事》


离开布达城堡和渔夫堡时已近傍晚,我并未返回一河之隔、充满热闹市井气息的佩斯,而是在布达老城里闲逛。

一场革命打破了布达和佩斯之间那道隐形却无时无刻不存在着的阶级分割线。昔日达官贵人居住的上流社区如今变作各种纪念馆、办公室,高档餐厅和酒店的所在地,也仍然还有一小部分收入不菲的当地人居住在这里,然而入夜后的布达显得有几分冷清,再没有当年的声色犬马和纸醉金迷。

返回时偶遇一个静坐于教堂门前读书的女人,独自享受着日暮时分布达的静谧。我想,这应该是个懂得如何自处,继而懂得如何生活的人。她的怡然自得,让形单影只的...

願你的心中永遠住着一個孩子,眼睛澄清,笑容天真,倔強地堅持着自己小小的夢想。

泰尔奇,捷克

端午节快乐!

我没有粽子图,只好送上布达佩斯的夜景,愿你和我一样心怀远方。

“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它爱你。”
——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硕士毕业那年为女友和他的未婚夫拍了一组120胶片。几年过去,女友剪短了一头长发,也成为了两个孩子的母亲。生活自然不会是一帆风顺,柴米油盐让人灰头土脸,磕磕绊绊也时有发生,偶尔让人怀疑当初的感情去到了哪里。然而这才是生活本来的面目,在每一次口不择言的争吵过后,在每一次拥抱的安抚之后,继续相互掺扶着走下去。

马尔克斯说:“对于一对恩爱夫妻,最重要的不是幸福,而是稳定”。多么危言耸听,又多么直切要害。
他又说,“世界上没有比爱更加艰难的事情了”。
是的,因为爱情不过是另一...

旅行日志

原本打算前日搭乘前往Nawnpeng的火车,跨越著名的Gokteik Viaduct铁路桥,然后再搭乘反向的火车回到眉谬,一来一去需要花掉整天的时候。然而一早到达火车站却竟然没能买到票,只得将行程安排到昨天,返程则需要在公路旁拦一辆汽车载我回去,才能赶得上下午四点到曼德勒的车。

幸运地在火车上遇到一个印度裔的瑞士摄影师,Ajan,他租了一辆汽车,得知我的情况便邀请我跟他一起返回眉谬。Ajan虽然自称并非专业摄影师,却长期给欧洲和美国的旅行杂志供稿。他在五十岁那年从让人艳羡的金融业高薪工作提前退休,从此开始了旅行摄影的生活。我们一路交谈,从如何在拍照过程中自我学习到缅甸政府针对孟加拉伊斯兰...

旅行日志

抛开不稳定的政治因素,缅甸大概称得上是最适合女生单独旅行的国家。然而这里最大的安全隐患却是流浪狗,我在凌晨的蒲甘等待租车看日出,两三只狗对着我狂吠,吓得我差点想逃;在茵莱湖被流浪狗威胁,躲进一家餐馆;今早又碰上一只狗追逐我们的摩托车… 这里的流浪狗非常没有安全感。

这只小狗很可爱,陪着我在桥上逛了很久。他对着每一个经过的人示好,却没人理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mokochen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